叽叽复叽叽

憧憬变化,又拒绝变化

【生病】二 #Mystic Messenger#兄弟修罗场

Mystic messenger

先写在前面:因为大家对707这个代号更为熟知,而且官方也出了弟弟线,叫RAY。所以从今天起都这样称呼他们啦!——迟来的520贺文
——————————————————————————————

很快你就嚷着要出院了,本来嘛,只是感冒引起的发烧而已,闹得这么大阵仗还“被迫”住了院已经很丢脸了好不好?挂了几瓶水又窝在被窝里发了汗,烧很快就退了下去,你又是一条精神抖擞的汉子!

只是某些人好像并不这么想。
等你挂完水再次从昏睡中醒来时,被眼前那张无限贴近的大脸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就下意识甩了个巴掌出去。随着清脆的“啪”一声响,沉默在病房中蔓延。

世界停顿了几秒。

“哇!你干嘛突然打我QAQ”707捂着很快红肿起来的脸,一脸控诉。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你有些心虚。
但很快,你想起其中缘由,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才要问你呢! 你鬼鬼祟祟想对睡着的我干嘛?”
“我。。。我这不是。。帮你测体温嘛”
“真的?”你表示怀疑。
“比珍珠还真! 听说额头贴额头,测体温最准了!”
“你是不是。。。忘了有个叫体温计的东西?”
“QAQ!”
“我只是想。。。多靠近你一点。。”

啊啊啊真是的!明明只是个宅男黑客而已,怎么突然这么会撩!!!
你在心里恶狠狠地想到,脸却不争气地红了。


暗自脸红的小姑娘不知道,她红着脸羞怯的样子有多么可爱。就像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猫,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喵喵叫唤,“超凶!”你努力做出这样的表情,却在他宠溺的笑容下败下阵来。
“下次别再偷偷耍流氓啦!我真的超凶的!”
“嗯嗯。”下次我会光明正大地耍流氓。
她真可爱。
——某黑客自从宣布结束魔法师生涯后好像觉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美好的东西人人向往,毕竟追求幸福是人类的天性,不是吗?
脆弱的,可爱的花朵可是要好好保护啊。
像我这样堕入黑暗的人,也有资格拥有花朵吗?

想起无意间在病房门口瞥见的那一幕,707的眼神黯了下来。是他多想了吗?他竭力想说服自己,但是那一幕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很清楚自己所看到的意味着什么。即使亲吻的动作是角度问题引起的误会,但是眼神却骗不了人。Ray的眼神,和他当初一样。那是在人生中的时刻看到救赎,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纯粹的感情。是谁的错?不,他知道这种感情有多么疯狂,更明白,他的珍宝有多么吸引人。她身上那耀眼却温暖的特质,曾吸引的他自己飞蛾扑火,如今,只是再次重演罢了。
呵,他们兄弟俩,是多么相像啊。

但是,做不到,他做不到将自己的珍宝拱手送人,哪怕对方是自己满怀歉疚一心想要补偿的弟弟。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生活开始朝着美好的一面发展了。如今,这得来不易的幸福竟是如此短暂吗?
他低下头,脑海里思绪万千,脸上神色不明。

是远远的欣赏,看她被别人呵护照料,向别人吐露芬芳;还是摘下来,只供自己把玩,永永远远只属于自己,然后看她慢慢枯萎?


Ray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和他有着相同容貌的男人深情地注视着面前娇小可爱的女孩,女孩虽装出一副“我在生气”的样子,但耳尖却红的快滴血了。从画面上看,真是温馨又养眼。空气中充满了蜜糖般的甜腻。

他的脚步顿了顿,猛地攥紧了手上握着的鲜花。似是察觉到气氛有些微的凝滞,“打情骂俏”两人同时转头来看,这才发现被当做隐形布景板的RAY。

兄弟俩深深对视了一眼。

你完全察觉不到两人的暗潮汹涌。一心被某种名为“不好意思”的情绪笼罩的你,只要想到自己在小舅子面前和他哥哥上演了这么一出黏糊糊的八点档,就尴尬一心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这还是两人第一次在人前秀恩爱呢,而且观众还是一直嘲讽自己的RAY。

虽然两人都已经住在一起了,但事实上,一直都是她主动追的707,甚至连告白都是自己。。。707.。。他好像从来正式说过“当我女朋友吧”。。。。
会不会,他只是因为被自己烦的受不了了才顺水推舟答应的?之前刚进聊天群的时候也是,总喜欢开些暧昧的玩笑,等到自己真的被他吸引,却又一直将你远远推开,保持距离。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

三人一时心思各异,无人说话。

最后,还是你忍不了这莫名的气氛,主动化解了尴尬。你眼尖地发现了被RAY藏在身后的桔梗花,因为被攥得太紧,根茎部有些焉了吧唧的,但还是能看出送花者的用心。枝条被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还扎着漂亮的蝴蝶结,馥郁的香气飘散开来。不是医院旁鲜花店那种常见的包装样式,一看就是自己包的,虽然没有华丽的包装和精致的丝带,看着有些朴实,却更得你的喜欢。桔梗的花语是什么来着?
恩。。是无望的爱?你不禁联想起RAY一脸深情地送鲜花告白的场景。。。
额。。。。这画面也太惊悚了吧,你不禁被自己的想象吓得一哆嗦。

I've been watching you from the start

You haven been appearend in front of me suddendly.Like a mystery.

在奥兰多过上了天天渴望吃中餐的生活,感觉自己至少黑了三个度_(:з」∠)_

不多说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谢谢大家。

刀剑公式书#歌仙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歌仙!没错这很风雅|・ω・`)

我。。。。。。作死不小心翻出了刀剑乱舞圣地巡礼的攻略,然后发现。。
就这么和三条家后人的刀具店擦身错过了???
当时是以为已经参观完了京都大阪所有感兴趣的刀剑发源地(包括最后一站的石切劍箭神社),就想顺路去奈良看看可爱的鹿,然后又因为收集御朱印的强迫症又去了春日大社,结果现在才发现旁边就是三条家的刀铺?
我就这么错过了收藏一把正宗三条小锻冶刀具的机会???那可是和天下五剑之最美的三日月宗近同刀派的刀啊!!!就算刀具过不了海关我至少还可以买个同样刀铭的指甲刀啊!(咦)
啊啊啊啊我的心好痛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一生的遗憾!!!
(悲伤到哭不出来.jpg)
然后最后春日大社的御朱印帐还被我送人了_(:з」∠)_
完了绝望了

儿童节特典:糖果【鹤丸向】

今天的现世的儿童节——顾名思义,即为儿童狂欢之日。

若是付丧神按照体型来划分,本丸中也是有不少刀可以一起过节的,哪怕他们的真实年龄已经几百岁了。

其实只是婶婶想找个理由拉人一起过节,好减少她内心的羞耻感罢了。

本丸的老人组慈祥的眼神望过来时,还可以义正言辞(厚脸皮)地表示:我还是个宝宝.jpg

可以理直气壮的向管理财政的长谷部要零花钱去万屋批发平时多吃一颗都会被烛台切以长蛀牙为理由拒绝的糖果(^0^)/

分糖果当然是短刀的场合了,当然,萤丸也是被分糖果大军中的一员。包丁拿到了爱吃的糖果,笑眯眯地向婶婶求抱抱,惹得婶婶心中泛起一片怜爱之情。哪知这孩子张口就是“大将!今天和大将一起过儿童节,那大将是不是既是幼女又是人妻啊——呜呜呜!”

被眼疾手快的一期哥捂住嘴巴的包丁还在挣扎,我想我能理解一期一振内心的绝望。

虽然知道人妻是他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但是“幼女”又是从哪听来的啦!!
算了,我已经不想再去探究他是从哪得知“幼女”这个词的了。
总感觉背后是什么我无法承受的什么了不得的真相呢。
心累。

傻孩子,婶婶我既不是幼女,也不是人妻哦。
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只要保持微笑就好了。

努力把这段插曲从脑海中删除,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我,嘴里含着糖果,口袋里也偷偷装了明后天的份,打算去自己卧室藏起来。毕竟过了儿童节的今天,以后再去买万物的糖绝对会被长谷部念的!绝对!他还会把药研喊来一起向我声泪俱下的诉说得蛀牙的痛苦(显然付丧神是不会得蛀牙的,估计是药研向他科普的吧),仿佛蛀牙是种绝症。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其痛苦程度和绝症也是有的一拼的吧。(´-ι_-`)

蛀牙患者婶婶心虚地捂住了嘴巴。

我们知道,在本丸中,有一种生物,活跃在所有你意想不到的角落里,那就是——被所有审神者一致认为是“挨打担当”的搞事丸!鹤球!

没有他,这篇文章就是不完整的!儿童节!简直就是为这位大龄失智巨婴量身打造的节日嘛!

看出来鹤丸很有这样的自觉,于是当所有糖果都被短刀和萤丸(不包括婶婶偷藏起来的那份)分完时,他出离地————愤怒了。

一心想做宝宝的仙女鹤扑腾着翅膀躲在墙角处,准备给“厚此失彼”的婶婶来个节日惊吓/喜特典。

“唔啊!”
“啊啊啊啊——”
“啊,抱歉抱歉,哈哈哈吓到了吗?”

满脑子都是藏糖果的婶婶乍以为是无处不在的长谷部发现了她的小动作,一瞬间下意识地捂住了胸———里藏的糖果。

待到熟悉的嗓音想起,婶婶终于想起了那些年被熟悉的套路坑了一遍又一遍的恐惧。
“又系你!搞系丸!唔跟里嗦过辣么多面勿要在本丸里乱吓银!”
哦。她嘴里还含着颗糖呢。

“啊哈哈,抱歉啦主人。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是你说的在现世里的宝宝和仙女之间很很流行的的儿童节,那我那份糖果呢?”
自认为宝宝和仙女两者都是的鹤球,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是一个来抢糖的人!!!”婶婶内心发出了八级警报。

她后退几步,再次捂住胸口————里的糖。
仿佛鹤丸要的不是糖果而是她的贞操。

精明的鹤丸眉毛一挑,察觉到了事情的有趣之处。他慢悠悠地张开翅膀,等待猎物自投罗网。

“我记得长谷部提过他给你买糖果的钱——”

婶婶张大了双眼。

“买来的糖果除了分给短刀们的那些,应该还有的多吧?”
不,亲爱的,你还少算了一个萤丸呢。

婶婶:不,唔,唔不系,我木有。

“真的没有?那如果我找到的话,就直接归我咯?”
“里随便找!找得到算唔输!”

婶婶表示捂住胸口,无所畏惧。难不成鹤丸还敢以下犯上对主上袭胸?

鹤球露出了他每次要搞事前的微笑————
婶婶悚然一惊。

下一秒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牙齿被舌头一扫,下意识张开了嘴,柔软的舌头大举进攻,四处征伐,仔细地舔过口腔内壁,捉弄着,引导着另一条舌头与之共舞。

意乱情迷间,嘴里的糖被叼走也无甚感觉。

终于分开时,唇边牵扯出一条银丝。婶婶这厢还在喘气,鹤丸却已经露出了餍足的面容:

多谢款待,糖果很甜哦:)

“鹤!丸!国!永!!!”










——————————————————————————————————————————————
后记:其实下笔完全不知道要写啥毕竟好久没提笔了,但是今天刚好是儿童节,又过了百fo,想着写点什么东西吧。结果写鹤丸出乎意料的顺手呢,大概他真的很适合这个节日hhh

我爱搞事丸,他超可爱der!

他身为刀剑,
斩杀敌人,
守护你。

今天没有坐以往的一号线而是特地绕了远路坐二号线回家,就是为了心爱的刀男们,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等到这辆地铁!每一站都下车狂奔拍照→_→还拍糊了好几张_(:з」∠)_
为什么只能上传10张图片啊啊_(:з」∠)_,还有烛台切呢!还有虎彻兄弟!车上的人就静静看我痴汉→_→对了为什么没看到我长腿部!(ノ=Д=)ノ┻━┻
活动不是到12号截止吗( •́ .̫ •̀ )我在想要不要出清光cos去和痛地铁合影√